分类 万达平台首页 下的文章

原标题:致把北大校徽的红色做成口红的王梓:智商税现在不好收了

继之后,北大又一次在朋友圈刷屏,这次是因为口红……

这篇阅读量10万+的文章,90%的篇幅是一个叫王梓的人的自我(chui)介(niu)绍(bi),10%的篇幅在卖口红。

王梓其人,用文章里的话来说,是“最能代表‘女神’二字”的人,“她身上的标签,每一个都足够耀眼。”

有多耀眼呢?

她是北大2007级外国语学院的本科生,研究生就读于新闻传播学院,2016年博士毕业。

女博士、前央视《中国新闻》主播、CEN MEDIA创始人、全国杰出商界女性代表、福布斯U30峰会主持人、欧亚经济合作组织中国文化节主办人、北京大学全球青年创新创业联盟理事长……

耀眼到这种程度,王梓被自己深深地感动了:“也许我是个女战士吧”……

女战士表示,自己之所以这么耀眼,是北大校徽上的那抹红色给了她最坚实的支持。

所以,她把这抹红色做成了口红,“选用DIOR999的口红配色,委托上海国妆生产,命名为‘颐和园路5号’”,“这是专属于北大女生的口红色号”。

王女神说了,这是她在北大120周年校庆之际送给所有北大女生的礼物,一支120元,限量发售12000支……

那么,非北大人可以购买这款“专属于北大女生的口红”吗?

女神:当然可以,考不上北大,你就涂个北大口红咯~

截至今天上午11点,女神的口红已经卖了快3000支,掐指一算,女神贩卖了一波情怀,就有30万入账了。

但是,后续故事的走向,可能超乎了女神的想象。

女神的文章各种吹自己有多牛,却完全没有介绍产品的信息。

你牛不代表产品也牛哇。

所以昨天文章刚发出来的时候,就有网友质疑口红的质量问题,公号回应说产品批号和卫生质检都有。

但是,在国家食药监局网站上,“北大”、“北大口红”、“颐和园路”、“颐和园路5号”……任何与此相关的化妆品备案信息都查不到。

这意味着,这款口红很可能是非法生产、销售的化妆品。

而且,文章中说这款口红“选用DIOR 999的口红配色,委托上海国妆生产”,就当DIOR 999与北大红(CMYK色值为C0M100Y100K45)确实是同一个配色吧,“上海国妆”又是什么东西?

百度上搜不到任何“上海国妆”的信息,网友们千方百计,终于扒出了一个类似的公司:位于上海的“国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请注意,这家公司是去年10月注册的,我很怀疑这样的公司是否具备生产规范化妆品的能力。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打着北大校庆的名号卖化妆品,还把“颐和园路5号”打在口红上,问过北大的意见了么?

从网上曝光的信息来看,北大校庆执行团拒绝了这位学姐的资质;

并且,这位北大学姐的创意,还是盗用的。

关于在北大校庆时将校徽的颜色做成口红的创意,早在去年9月的时候就已经在微信公号“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上发布过了。

这么说来,这位王梓女神卖的口红,完全是一个涉嫌侵权的三无产品,还抄袭了北大同学的创意,还好意思卖这么贵……

北大的同学可以说灰常愤怒了,这分明就是消费母校啊!

于是,这位王梓更多的资料被扒出来了。

知乎网友许多多,把王梓那一大串“每一个都足够耀眼”的标签,挨个搜了一遍,然后发现:

王梓的本科和研究生确实是在北大读的,但博士学历却是在中传,2013年她参加《一站到底》时,就能搜到软文。

但卖口红的文章为了凸显北大情怀,故意造成了她本硕博均在北大就读的假象。

“前央视《中国新闻》主播”,只是一个实习经历;

“CEN MEDIA创始人”的简介,根本没有王梓,而且,人家是一家澳大利亚的计算机公司;

全国杰出商界女性代表,并没有她;

而她与先生刘晓北“共同创立了现在中国第一的巴氏杀菌鲜牛奶品牌‘1865’”,就更刺激了。

网友们搜到了去年7月的一篇软文,《当女博士遇上钢铁侠 一杯牛奶的坚守 两个人的执着》,文风比卖口红的文章还有意思。

“刘晓北指着眼前辽阔的草原对王梓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梓当时惊诧得溢于言表,她说这就是她的男人,她的王”……

而“1865”牛奶的由来,完全可以拓展写成一篇霸道总裁宠爱我的言情小说。

一个“坐拥千头奶牛”的霸道总裁,为了治好妻子的胃病,自己建了一条国际标准的生产线,就问你感动不感动!

这牛奶厉害到什么程度呢?能让一个德国小男孩拒绝英语,开口说中文……

这篇软文是继小二姐的三毛转世文章后,我的另一个开心果,看完能笑成傻子……

有兴趣的人可以戳原文感受一下……(传送门)

就像知乎网友ShiningDarkness说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收智商税请远离学院路地区,否则容易被扒皮扒成骨骼标本……

而王梓女神那独特的写作风格,自成一派,被自媒体界称作“北大口红体”。

目前,这种体裁已经被北大、复旦、北医等学校的同学发扬光大。

这是复旦校徽色的姨妈巾:

这是北医校徽色的帽子……

壮哉北大学姐,用一管口红开启了文学界的新篇章!

不过,这篇伟大的作品还是因为投诉而被删除了。

昨天文章还在的时候,公号留言说,王梓学姐会在个人微博针对质疑作出回应和说明。

但是,文章中提到的微博号@王小籽儿 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其最新的状态还停留在2月20日。

评论里聚集了一大票焦虑的北大学弟学妹:学姐您倒是玩儿爽了,坑的是我们啊,以后谁还来新闻与传销学院啊!

怎么说呢,耀眼的女神学姐,期待您给出一篇与您的身份匹配的公关文。

那些下了单的旁友们,别慌,知乎网友敏大的建议或可一试:

以欺诈为由,要求卖家退一赔三。不仅要把货款要回来,还要索要货款三倍的惩罚性赔偿(如果不到五百元,以五百元计)。

希望买到口红的同学们积极行使权利,用法律武器赚点零花钱。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北京时间4月3日早间消息,由于投资人都在等待Model 3车型的产量数字,本周一股价下跌5%。Model 3是公司推出的一款低价车型,在投资人和分析师看来,这辆车的表现将会左右特斯拉的长期利润率。

最近出现的特斯拉Autopilot功能引发的车祸,以及人们对特斯拉获得新资本的担忧同样影响了特斯拉的股价。

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拒绝对Model 3车型的产能问题进行回应,该公司预计将会在本周披露该车型的产能数字。

一家汽车媒体援引了一个未经证实的特斯拉内部通知,该通知指出当前Model 3的产能已经超过了每周2000辆,在这个消息被曝出之后,特斯拉的股价才稍稍停止下跌。每周2000辆的产能依然低于该公司的目标,特斯拉原本计划在3月结束之前将产能提高至每周2500辆。但是2000辆的周产能相比去年最后一周的793辆已经有了大幅的提高。

一位特斯拉公司的发言人在本周一表示:“马斯克正在专注于Model 3的生产,因为这是公司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他还透露,该公司首席工程官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也在专注于Model 3的生产。

在特斯拉发布了这个声明之后,又有媒体报道称在特斯拉数次错过截止日期之后,马斯克已经亲自接管了Model 3的生产工作。

马斯克在上表示,他已经于一年以前就要求菲尔德同时管理Model 3的工程与生产工作,从而提高车辆的产能,满足业务需求。

他在Twitter上表示:“现在为了征服困难,我又回到工厂去睡觉了。”

一些买方观察者质疑该公司是否能够维持Model 3较高的产能,并且也对特斯拉的收益率提出了担心。

市场研究机构Nuveen Asset Management的高级研究分析师托尼·博斯(Tony Boase)表示:“很多因素叠加在一起从而对股市产生了影响。”他指出,除了Model 3的产能问题之外,特斯拉最近在股市上的表现还受到了其他一些因素的影响,例如Model X的车祸事件,这件事也让特斯拉的形象受损,而这也表现在了股市上。

博斯说到:“最重要的因素当然还是Model 3的产能,这是核心问题。如果他们能够提升这个车型的产能,他们就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如果在使用了所有资源的情况下,还不能突破2000辆的周产量,那有什么用?”

Mainstay Capital Management CEO兼首席投资战略官大卫·库德洛(David Kudl)表示自己目前没有购买特斯拉的股票的计划。他表示:“他们真的将周产能提高到了2000辆,还是停止了所有其他工作,让所有人去生产Model 3,才达到了这个数字?我现在不会考虑特斯拉股票的原因就是他们现在还赚不到钱。他们的运营损失在不断上涨。过去几个月中,他们的股票一直被高估了。”

上周五特斯拉表示该公司生产的一辆Model X卷入了一起致命车祸中。一位来自加州的车主上周在打开Autopilot功能之后,车辆撞向了分道隔离墩,导致车主死亡。这一事故也引发了人们对于特斯拉半自动驾驶功能的担心和质疑。

目前这个阶段,科技股整体表现不佳。本周一特斯拉股价收盘价格为252.48美元,相比上一个交易日下降13.65美元。进入2018年以来,该公司股价下降了19%。

特斯拉此前透露他们已经收到了大约50万辆Model 3订单,但是自从去年7月开始的产能瓶颈拖缓了车辆的生产和交付速度,因此该公司对于现金的需求变得越来越高。

产能低下以及资本的压力让特斯拉股票在投资人眼中减少了吸引力。有消息称特斯拉可能需要再次融资20亿美元,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到2019年3月,他们的12亿可转换债券将会到期。

但是特斯拉目前依然拥有一些忠实的投资人,例如来自西雅图的投资机构Zevenbergen Capital Investments。这家机构自特斯拉完成IPO以来就一直持有该公司股票。

Zevenbergen的投资经理约瑟夫·丹尼森(Joseph Dennison)表示:“从历史经验来看,波动能够提供良好的入场机会。从目前的形式来看,我们认为特斯拉的产品需求前景依然强劲,这一点并没有变化。我依然相信他们以前所给出的产品目标和展望。虽然对生产时间表一直都过于乐观,但是他们最后总是能够完成预期的目标。”(永妍)

视频连线龚宇视频连线龚宇

3月29日晚间消息,将于今晚在美国上市,IPO定价为每股18美元,定价位于17至19美元区间中段。

根据爱奇艺此前公布的招股书,创始人李彦宏持股2,839,530,705份,占比69.6%;而作为爱奇艺创始人的持股74,443,172份,占比1.8%。

对于作为创始人持股不足2%的情况,龚宇在今日连线国内媒体时表示,“股东说我是行为艺术,我一听就乐了。1.8%在一般公司属于极少的股份。而且我们不仅追求经济上的回报,还有事业上的回报,何况从金额上也不少了。”

“百度作为爱奇艺的控股股东,一直给予了资金、资源上的支持,在股权、融资方面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而这种核心管理团队的模式,比作为公司的一个事业部的结构,有更敏捷的执行力,这也是爱奇艺走到今年非常重要的特质。”龚宇说。

在被问到过去是否面临着爱奇艺与百度利益上的冲突,龚宇表示,他代表着爱奇艺管理团队和股东的利益,而百度是爱奇艺最大的股东,所以绝大部分的利益是一样,但不排除技术细节方面产生看法不一致的情况。“过去8年没有一次不一致,李彦宏相信我的判断,都是按照规则、按照契约精神,不记得有严重的冲突,更多的是商务上的理性分析和决策。”(谭宵寒)

原标题:被指“农民工问卷调查”涉嫌造假 武汉大学:该认的错一定要认

现代快报3月23日报道,近日,由武汉大学中部发展研究院主持的《新时代中国农民工回流情况》问卷调查,被武大学生媒体《新视点》曝光存在造假现象。《新视点》在3月19日发文指出,在接到按时完成问卷调查的要求后,由于时间紧迫很多学生不得不选择造假完成调查以求完成任务,甚至在武汉大学供需撮合群里有人发出悬赏——填写一份问卷就能得到10元钱的报酬。还有武大学生透露,3月20日,《新视点》相关负责人遭到校内一些协会人员“堵门”要求删帖。3月22日,记者致电武汉大学宣传部,该部新媒体办公室的一位吴姓主任表示会尽快做出答复。3月23日晚,共青团武汉大学委员会官方公众平台“青春珞珈”发表文章《“问卷调查”风波的真相是什么?》,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解释。

3月19日,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报《新视点》,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农民工调查问卷学生填?武大“问卷造假”事件梳理》。文中写道,2月22日,一些武大学生会成员在结束寒假返校后收到了学生会的通知,他们被要求填写一份或多份来自武汉大学中部发展研究院的问卷,问卷主题是《新时代中国农民工回流情况》,这些问卷要求开学前(2月24日)上交。由于时间紧迫,很多被学生根本没时间通过调研、分发、访问等常规调研手段完成问卷。为了完成任务,有的学生通过手机地图上搜寻地点填写假地址,干脆自己“当了一次农民工”;还有人在武汉大学供需撮合平台群里发出了悬赏公告,填写一份问卷就能得到10元钱的报酬。

武大学生在网络上披露称,部分学生组织的负责人甚至授意学生“合理编造”以求完成任务。武大学生在网络上披露称,部分学生组织的负责人甚至授意学生“合理编造”以求完成任务。

一位武大学生在一知名网络问答平台上,介绍了此事的基本脉络。他晒了一张自己独自填写多份问卷的照片,称“上头”只给了两三天时间来填写这些问卷,连打印问卷的费用都是自掏腰包,最后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填写问卷,“一晚上十几份(问卷),一份快要二十页,很累了很累了。”也有武大学生在网络上披露称,部分学生组织的负责人甚至授意成员“合理编造”以求完成任务。

一位武大学生在一知名网络问答平台上晒了张自己独自填写多份问卷的照片。一位武大学生在一知名网络问答平台上晒了张自己独自填写多份问卷的照片。

新视点发布的文章显现,2月27日,武大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赵强强(化名)通过电子邮件向调查问卷提供者、中部发展研究院的副院长汪飞(化名)发邮件反映情况。汪飞在3月1日的回复中提到,他已经让学生停止了问卷的收集,并要求回收所有问卷进行封存,同时他也意识到了问卷设计的缺陷。但在3月2日,校内仍有一些学生收到问卷的填写任务。

3月20日,有武大学生在某网络问答平台上爆料称,3月19日,也就是在《新视点》将此事曝光的当晚9点,数名武大青年志愿者协会的成员前往《新视点》一名女负责人的宿舍中“提建议”,要求其删除发布的文章,随后《新视点》将曝光文章从公众号内删除。

3月22日,记者致电武汉大学宣传部,该部新媒体办公室的一位吴姓主任表示会尽快做出答复。23日下午,这位吴姓主任向记者表示,当晚学校会已通过网络对此事作出回应。当晚9点30分,记者接到这位吴姓主任的电话,他让记者去看一个名为“青春珞珈”的微信公众号。记者问他这是否就是武大对此事的回应。他不正面回答,只是说“你去看,你去看”。

微信公众号“青春珞珈”(共青团武汉大学委员会官方公众平台)发布的这篇题为《“问卷调查”风波的真相是什么?》(以下简称《真相是什么》)文章称,3月19日,网上发布的一条题为《关注 | 农民工调查问卷学生填?武大“问卷造假”事件梳理》的文章,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为了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笔者采访涉及该事件的武汉大学中部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中部院’)、校团委以及相关学生。

记者发现,《真相是什么》一文把这次问卷调查涉嫌造假的事件,统一称为“问卷调查风波”。对于“跑偏”(也就是《新视点》指出的“造假”一说)的原因,该文称,校团委接受了中部院的委托,负责问卷的发放与回收。校团委的一位老师介绍,团委拿到问卷后,安排了学生会、大学生创新实践中心、青年志愿者协会和青年发展与咨询服务中心的同学们参与调研。青协、青发、大创1月26日前完成了问卷的发放,而学生会在2月22日才开始工作布置,这时离问卷回收不到一周。问题就出现在学生会发放问卷的时候,“布置过程中,有些学生组织采取了摊派的方式。对此,同学们有不同的看法和处理方式。有些人比较抵触,不愿意调查访谈;有些人随随便便填了应付,也有人在网络群聊里抱怨。”

此外,一位曾在群里讲“可依据常识或已知信息进行合理编造”的某学生组织部长,这样解释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我接到任务通知距离开学已不到一周,本着最大限度减轻有关同学负担的想法,就编写了这样一条通知。”

《真相是什么》一文还介绍了校团委对此事的态度以及采取的措施。文章称,质疑网文发出当天,校团委就启动了大范围的内部调查,组成三个小组对参与问卷调查的主要学生干部进行逐个访谈,了解问卷发放回收情况。校团委杨林清老师表示,“校团委在布置工作时方法简单,对执行过程指导、管理不到位。我们一定吸取教训,加强对学生组织的指导,做好对学生干部的引导和教育。”

据悉,3月22日下午,武大召开了专题会议。学校领导表示,将社会调查与学生假期实践相结合的本意并没有过错,但是问卷设计和培训不尽完善、工作方式简单粗糙导致了后续问题的发生,好事没办好。相关单位要主动向全校师生说明这个事情,该认的错一定要认,态度要诚恳、改进要彻底,对相关人员的批评教育要深刻。今后社会调查项目需要更加严谨、科学的论证和把关,充分尊重学生参与意愿。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

原标题:为这事,科技巨头们近来频繁反思

      来源:“长安街知事”微信公众号

上个月,腾讯推出了五款功能类游戏,包括《榫卯》《折扇》《纸境奇缘》《欧氏几何》,以及一款以重新演绎中国北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为背景的游戏,涉及到传统文化、理工锻炼、科学普及三大领域。

中国最赚钱的游戏公司,推出了5款不赚钱的游戏,一时吸引了社会目光。显然,腾讯对自身的经营,进行了一定反思。

“惶者生存”,是英特尔创始人葛洛夫的四字信条,这句箴言也被很多后来者奉若圭臬。可若惶然后不反思,则忧心无意义。本质上,将“惶”字改成“反思”,对企业家们也挺受用。

QQ、微信两大国民级社交应用给腾讯带来了巨大流量,巨大的流量又造就了腾讯的游戏帝国,而游戏给腾讯带来了巨额的利润。但腾讯能简单地躺在“社交+游戏”的商业模式里“闷声发大财”吗?答案显然是不能。

马化腾在多个场合表示,“希望腾讯能够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互联网企业要守法自律,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另一位马姓巨头马云也多次提到,“企业家要将社会责任植入商业模式”“首富首先是负责任的‘负’”“阿里人必须要有家国情怀和世界担当”。

马化腾、马云这两位老巨头在反思,80后的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也在反思。除了在今年3月初的内部年会上,他将企业责任纳入今日头条年度关键词,近日他又摁下了“反思”的价值按钮。

3月20日,张一鸣在清华大学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对话时,再度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科技公司享有技术杠杆的红利,规模效应变大,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成为平台的科技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变成水、电、运营商一样的社会公共基础设施,会影响到大量用户、客户和其他企业,这时,你必须去承担一些社会责任,有一些事情,你不做就没有人做了。”

在频密提到“企业责任”的背后,是科技巨头们对“企业何为”的反思。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些企业家都在频繁地强调企业社会责任?社会责任之于平台型企业,又究竟意味着什么?

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自身也是受益者

对企业而言,锚准盈利的经济责任、自觉守法的法律责任,确实是自身应背负的“责任行囊”。但也应看到,企业是社会的细胞,社会是企业的依托,企业是社会良好“政策气候”与发展环境的受益者,社会进步也需要企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所以说,企业践行社会责任、积极回应社会各方的责任期待,是企业的天职。

更何况,当下社会责任已渐次成为大企业的重要核心竞争力。在经历了资本原始积累和资源优化整合阶段后,有些企业步入“企业公民”这个全新的竞争阶段,经常进行社会责任感的比拼,实属必然:以往企业寻找竞争优势,或许会陷入低成本、差异化的依赖,但时至如今,市场经济日臻成熟、互联网业态迅猛发展,一方面是企业的成本优势难以获取,一方面是社会对企业的需求和期许,也从基本的物质规模化供给,升格到了追求质量安全、绿色环保、增进民众福祉等社会责任的更高阶段。

在此情境下,企业社会责任也成了价格、质量等硬指标之外,企业参与激烈市场竞争时不可或缺的“软实力”。虽然践行社会责任需要前期投入,但久而久之,企业品牌价值会增加,边际效益也会呈递增曲线,就像交易成本经济学理论所认为的,短期内会增加战略决策过程中的交易成本而降低公司盈利,长期来看,则会提升企业形象,增加买卖双方之间的信任感从而降低交易成本。到头来,履行社会责任和实现利润最大化可以并行不悖。

平台型科技企业更应主动担起社会责任

对于平台型企业,践行社会责任的重要性更是不容小觑。因为较之于一般企业,平台型企业会对人们生活、社会生产起到更大的作用。

有国外学者曾将企业分为两种类型:线型公司和平台型公司。线型公司基本遵循管理学的价值链理论,直接为用户提供产品或服务,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冲上跑道”;平台型公司不参与核心价值的创造,但链接核心价值的创造者和用户两端,其实就是“不参与赛跑,但提供跑道”。这些平台型企业链接了海量企业和用户,熟悉了两端需求,掌握了大数据、巨额资金与人力资源后,能量更为巨大。

正如张一鸣说的,这些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变成水、电、运营商一样的社会公共基础设施”。像阿里巴巴就是电子商务方面的“网络基础设施”,微信等就是社交领域的公共基础设施,今日头条则搭建了信息分发的基础设施。

作为这几家平台的掌舵者,马云、马化腾、张一鸣的“反思”,显然就是对自身社会责任分量的清晰认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对平台型企业来说,担起与自身体量相称的社会责任,不是“想不想为”的问题,而是“必须为之”的问题。

这些平台型科技巨头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方式离不开“赋能”。产经学者肖红军就指出:在平台经济、平台产业、平台企业、平台思维、平台战略、平台创新、平台竞争等概念流行的背景下,企业社会责任的实践方式不断向多样化与高级化演进,正在经历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再到“搭建渔场”的转变,以及由自身直接履责到推动价值链成员履责再到平台化履责的转型;“搭建渔场”与平台化履责,越来越成为领先企业实践社会责任的新范式。

腾讯利用社交优势,做了“99公益日”,将公益嵌进其掌握的社交网络;支付宝在金融业务之外,还造就了一片蚂蚁森林;今日头条通过“头条寻人”,对寻人或寻亲信息进行精准的定向地域推送,帮助数千个家庭团圆,又通过“山货上头条”,免费帮助贫困地区销售农产品,实现特色产品供给与精准扶贫的供需对接……

而积极践行这几重企业社会责任,离不开企业家对发展理念、责任次序的“反思”。“董小姐”说,“明智的中国企业家都在深刻反思”。而增强企业社会责任,也该是反思的落点。

也只有更多企业家都能起于反思、终于“有一些事情,你不做就没有人做了”的价值和行动自觉,才能培植出更浓郁的企业家精神氛围,才能更好地反哺整个社会,增加公众福祉,助益社会进步。